LOYSTEF

有灵感就更文,一个咸鱼写手

  『L君的中二病时间』

    我不喜欢A,嫉妒着A,但不得不承认我想成为A这样的完美女孩。

     像玛丽苏那样的完美女孩。

   

@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封面,社园的坑我开了,绝对不会在删文了

【社园】俗人

序章

【谢谢你教会我,独自微笑着面对世界的黑暗】。

   艾玛.伍兹眼睛微眯,双手背在身后,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幅度,一步步走向他,克利切.皮尔森不安的松开脖子上不整齐的领带,一步步往后退,这个表情实在太熟悉了,一瞬间又想起了那个恶心家伙。

   那个被自己好心收留却反咬自己一口的白眼狼,她那个时候长什么样子,时间过得太久好,记不太清楚了,但他知道,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过的也不好,想起他的仇人也不好过时,他脸上露出一丝扭曲快意的笑容。

    艾玛突然停下,那张总是露出天真笑容的脸蛋没有丝毫表情,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伍兹小姐不笑时会如此尖锐到难以接近。

  【伍兹小姐,请问你找我有事吗】?

    克利切.皮尔森难得在她面前不结巴了,连贯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他太熟悉伍兹小姐对他露出的恶意了,他从懂事时起,身边的人就对他露出这种讨厌的情绪,他丝毫不怀疑,伍兹小姐会对他动手,毕竟从一开始她就对自己没有好感呀。

   【我还是喜欢和这样的皮尔森先生说话】,艾玛突然停下脚步,脸上露出一丝怀恋,【只有这样的皮尔森先生……】

     她的话还没说完,楼梯上就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,两人转头看向楼梯,是律师弗雷迪.莱利,他神情疲惫,身上伤痕累累,是刚刚从游戏里回来,而弗雷迪完全无视二人往医务室走去,现在医生艾米丽应该在那里配药,为下一场游戏做准备。

     直到律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阴影时,克利切在突然反应过来,但他现在没心情去嘲笑那个高傲的上等人,转过头问艾玛【伍兹小姐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】?

     【没什么】,艾玛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,也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,在她转身的一瞬间,皮尔森清楚的看见她手里闪过一抹银光。

     不着急,下次在找机会吧。

     艾玛.伍兹在心中这么宽慰自己,早晚要他付出代价,连同死在疯人院的孩子的那一份,都要统统讨回来。

      一个都不要想跑。

   作者排雷警告

    双黑社园,前期是大量的原创剧情不喜勿入。

   ooc警告,原创人物警告,be警告! ! 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立个flag 这些坑一定会开,不开就是小狗🐶🐶

『送给开膛手“杰克”的一封信』

   我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。

   猎物爱上了猎人,我爱上了一个杀人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——致开膛手“杰克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88年8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 L君的自白书:

『用最简洁的文字,写出最矫情的句子』。